第一期朗读与吟诵研修班 加入小组

75个成员 69个话题 创建时间:2015-06-19

响遏行云 情拨心弦 ——“朗读与吟诵”研修杂感(仪征 张永宏)

发表于2015-12-20 1646次查看

    2015年12月10日-13日,就时令来说,是几个寒冷的日子,就“朗读与吟诵”研修的感受来说,又是一段温暖的时光。研修过程,是我今生难忘的一次旅行。旅途中的恩师和同窗,难得一见,一见难忘!如此地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令我大有相见恨晚离别太早之感慨。为什么这么美好的时光这么快就一去不复返呢?旅伴们尚未走出我的视线,可我已开始怀念!

   很早就知道《薛谭学讴》《余音绕梁》的故事。秦青响遏行云的美妙之声,我非常羡慕;韩娥余音绕梁,能让闻歌者悲喜共鸣,令我神往。在研修营中,有幸亲聆“秦青”、“韩娥”教诲,我“受宠若惊”!

   陈少松教授的吟诵,让我忽然想起《从百菜园到三味书屋》里的“先生”:因为读到这里,他总是微笑起来,而且将头仰起,向后面拗过去,拗过去。陈教授比那位先生更和蔼可亲,吟诵也更有韵味。这令我又想起《社戏》里的句子:那声音大概是横笛,婉转,悠扬,使我的心也沉静,然而又自失起来,觉得要和他弥散在含着豆麦蕴藻之香的夜气里。

   佟雅坤教我们朗读,她那优雅地气质和优美的音质,让我想起朱自清《绿》里面的句子:我曾见过北京什刹海拂地的绿杨,脱不了鹅黄的底子,似乎太淡了。我又曾见过杭州虎跑寺旁高峻而深密的“绿壁”,重叠着无穷的碧草与绿叶的,那又似乎太浓了。其余呢,西湖的波太明了,秦淮河的又太暗了。可爱的,我将什么来比拟你呢?我怎么比拟得出呢?大约潭是很深的、故能蕴蓄着这样奇异的绿;仿佛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,这才这般的鲜润呀。然而这些句子都无法体现我的感受,用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闻”来赞美雅坤老师的朗读艺术似乎更贴切些。

  其实,四十年前,雅坤老师(包括其他央广央视的播音员)就已经是我的恩师了。在我求学期间,我的老师几乎没有一个普通话说得好的,当然我从未苛求他们,也绝无半点怨言。大约是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初次从收音机里听到央广新闻,我的心就被那魅力四射的声音牢牢抓住了。四十年来,早上六点半收听央广新闻的习惯从未改变。生于农村,长于农村的我,正是因为深深爱上了“响遏行云、情拨心弦”的母语,才养成了听广播查词典(从最初的试用本到如今的修订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之类的工具书等等)的好习惯。1999年,在汪晓铅等前辈的热忱帮助下,我有幸参加并通过了国家级测试员培训。对于汪老等前辈,我一直心存感激。我在心里早就刻下了一副对联——上联:响遏行云,打造精致有声名片;下联:情拨心弦,传达恒久给力真意。横批:声情并茂。

  这次“朗读与吟诵”研修,使我更加热爱母语,激励我向着“得心应口”地使用母语的目标不断奋进,努力使学生感受到母语“响遏行云、情拨心弦”的巨大魅力。

  参加研修的,大部分是三四十岁的帅哥靓妹,他们充满活力,普遍有着良好的接受能力,我望尘莫及。在研修的最后半天,我这个大叔级的学员才鼓足勇气朗读了《九寨沟》一文,几位同学给予了鼓励,雅坤老师指出了不足,我都铭记在心。

   毛主席说过:“语言这东西,不是随便就可以学好的,非下一番苦功夫不可。”四天的学习,让我们了解了吟诵的魅力,让我们对自己的朗读水平有了清醒的认识。学习之后,有些同学忽然有点儿不自信了,其实大可不必。《荆棘鸟》中有这样一种说法(大意):一个人的完美不在于他已经达到完美,而在于他对完美的不断追求和最大程度地接近。

   研修感言写得早迟好次不是最重要的,我们的当务之急,还是努力从各个方面(语文教师尤其在语文能力方面)提升语文综合素养,惠及广大学生。歌曲《步步高》唱得好:老天自有公道,付出总有回报。说到不如做到,要做就做最好。

  往上走,哪怕一小步,也有新高度。让我们向着“响遏行云,情拨心弦”的高峰奋力攀登吧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5年12月20日

发表回复
你还没有登录,请先 登录或 注册!